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青岛包装印刷 » 正文

"香港贵妇"的自白:我被"爱人"抓进监狱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1 19:56:33  

  0 1

  “香港贵妇”阿绿今年25岁了,可是她却从来都没有去过香港。对阿绿而言,香港就是满地流油的财富、维多利亚港的璀璨烟花和听不懂的粤语。

  阿绿每天都和别人说自己是个腰缠万贯的香港贵妇,做房地产生意的丈夫因为车祸而不幸地失去了生育能力,所以希望有年轻力壮的优秀男士能够帮忙圆自己的母亲梦。一旦成功受孕,阿绿将一次性支付人民币500万作为酬劳。

  阿绿在手机上和那些年轻男士说这些话的时候,她的老公正在艳阳高照的建筑工地上帮人盖房子,她两岁不到的女儿爬在水泥地板上咬阿绿鞋子。正在和一位体校大学生“激情语音”的阿绿,像扔垃圾一样、十分不耐烦地把女儿从地上捡起来然后扔到了房间里。

  “激情语音”当然是要收费的,半小时100块。阿绿只做男大学生的生意,主要是考虑到在校大学生涉世不深,骗起来省心省力、不需要她太费口舌。所以阿绿的小卡片都是定向地在高校附近的那些小宾馆里发放。

  那些青春蓬勃、荷尔蒙都快溢出来的男大学生,看到小卡片上那些“重金求子”的广告,总是会忍不住打个电话过来咨询。有的人是贪财,想要轻轻松松地赚取500万,赢得人生的第一桶金。有的人是好色,看到小卡片上衣着暴露、身姿丰满的女性形象,想要品尝一下禁果。

  阿绿接到的最有意思的一个电话,是来自一位自称信佛的人,他“自愿上钩”的理由居然是想圆阿绿一个母亲梦,以求功德。

  0 2

  那一年,阿绿来到这座沿海省会城市的时候,是为了照顾在工地上盖房子的丈夫。可是丈夫一个月3000块的工资让一家三口的生活过得捉襟见肘。为了补贴家用,也为了赚取女儿的奶粉钱,阿绿便想办法在某知名招聘网站上找工作。

  阿绿初中毕业,也不会什么技能。一开始,阿绿处处碰壁,直到她偶然地搜索到了一个“不限学历不限经验不限男女”的话务员的工作,她的人生才发生了转折。

  阿绿没有见过自己的上司,所有的联系都是在线上进行。公司里有专门的人负责“招生”和“做广告”,也有专门的“财务人员”负责“转账”和“发工资”,甚至还有专门的“业务培训员”教导阿绿如何勾引“聊天”。阿绿所要做的就只是在家里打电话和聊微信而已。

  视频面试的时候,公司里的HR就向阿绿强调,他们公司不做下流的事,所有的员工一律“卖艺不卖身”。所谓的“卖艺不卖身”就是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,干什么都行。但是绝对不能在现实生活中和客户见面。这主要是怕骗局露馅、惹祸上身。一旦有员工出现这种违反规定的情况,公司有权解雇并处以巨额违约金。

  阿绿当然不会违反公司规定,她是一个妻子,更是一个母亲。如果她和客户发生现实生活中关系,阿绿那脾气暴躁的丈夫会把她活活打死。可是如果只是在微信上“激情互动”的话,阿绿认为那根本不算出轨,就好像很多人喜欢玩电子游戏一样,难道在游戏里打怪升级的人在现实生活中也会杀人犯法吗?

  0 3

  三个月以前,阿绿在给女儿喂午饭的时候,手机提示音突然响了,又是一个“客户”添加好友的申请通知,他的备注是“警校帅哥沈俊”。阿绿随手就按了一个同意,然后又迅速地发了几张从公司“业务培训员”那里得来的假照片。

  没想到对方也立马回了几张让阿绿心动不已的照片。这实在是出乎阿绿的意料,一般那些联系“重金求子”业务的男生,都唯恐泄露自己的身份信息,从不主动和轻易地发自己的照片。

  阿绿看着沈俊的照片出神,他站在众人皆知的悉尼歌剧院的门口,灿烂地微笑。白色的紧身短袖勾勒出他健硕的身姿,就像照片背景中那高大直立的树木一样茂盛而葱翠。

  按照“重金求子”的“工作流程”,阿绿接下来有三个任务。

  首先是要在微信上和“客户”套近乎,拉近关系,让客户放下对自己戒备。

  第二步是向“客户”开口借钱,理由千奇百怪,甚至可以现编。

  比如说,自己的500万都在香港买了基金和股票,无法立马取出,因此需要提前交一笔5万块钱的违约金。

  又比如说,要请客户来香港做一次体检,证明身体健康无遗传性疾病。为了保密,阿绿会请助理帮忙订机票、旅店和预约医院,但需要客户自行支付3万块的赴港体检费用。

  第三步,就是和“客户”在微信上“激情语音”和“激情视频”,收集了“客户们”在视频和语音中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以后,很多“客户”出于羞耻之心便不会选择报警。

  0 4

  阿绿做这一行以来,每天都要接触几十个男人。她知道他们内心的欲望和不安,也看透了情感的脆弱与顽强。一千多个的“客户”存在于阿绿的微信列表中,可要说一生之中最深的那段感情,还是那个一分钱的红包都舍不得发的沈俊。因为阿绿为了他,给出了最好的自己。

  阿绿认识了沈俊以后,仿佛重新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少女时光。她知道沈俊喜欢干净清纯的女生,她就特意去美发店把一头金发重新染黑,还剪了一个空气刘海的短发。她也放弃了自己每天化妆和涂指甲油的习惯,素面朝天地过着茶米油盐的市井生活。

  沈俊一直拒绝和阿绿的语音聊天与视频聊天,也迟迟不给阿绿交那3万块的“赴港体检费”。他们俩就好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,每天都在微信上聊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。有的时候是分享一首好听的歌,有的时候是交流一下“鱼香肉丝”的炒菜心得。

  阿绿的丈夫每天晚上从工地下班回家,就是坐在凳子上玩手机,也从来不主动和她说话。阿绿觉得丈夫每天都和自己生活在一起,可却像摸不着看不见的空气一样的虚无。反倒是素未谋面的沈俊,才是自己真正的枕边人和心上人。

  阿绿和沈俊的关系,始终都停留在第一步。刚开始阿绿也千方百计地想让沈俊给“指定账号”汇款,可沈俊不是推脱没钱就是转移话题。后来时间久了,阿绿对沈俊开始有了不一样的感情,她对他,不再是“重金求子的香港贵妇”对一个客户那样的简单。阿绿渐渐地不在微信里和沈俊聊有关钱的话题。她开始聊自己不满意的婚姻,聊“失去了生育能力”的丈夫对自己的漠不关心,聊“嫁入豪门”以后的身不由己。

  虽然阿绿告诉沈俊的这些故事都是她从公司“培训资料”里看来的,但这一次她向沈俊讲述这些故事时的心情,却是真的。就好像阿绿22岁生日那天,丈夫给她送了一个欧莱雅美白补水的礼盒套装,虽然里面的化妆品全是山寨的,但外面这个包装的盒子却是真的。

  每天晚上,丈夫如雷鸣般的鼾声就在阿绿的耳旁响起。睡不着的阿绿每天在床上翻来覆去,她没有想过,自己居然会如此思念一个未曾见过的陌生人。

  0 5

  随着在微信上“虚拟关系”的深入,阿绿的心情却变得越来越沉重和越来越复杂。她迫切地渴望着和沈俊发生一点现实生活中实质性的交往。她一方面想要约他出来见一面,哪怕是坐在咖啡馆里聊聊天也好。另一方面,她又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向沈俊坦白,告诉他自己的真实身份。

  在经过漫长的思想斗争以后,阿绿终于在微信上向沈俊彻底坦白了。她交代了这些年的真实生活,包括如何一步步走上了“重金求子”的歧路,又如何一步步地骗取那些年轻大学生的金钱与信任。

  当阿绿说出憋在心底的这些秘密以后,她感到如释重负的轻松。没想到沈俊立马在微信上秒回,他说:“我想亲自见一下你。”

  0 6

  阿绿第一次见到沈俊的时候,发现他比照片中的人还要更帅、更威武、更英姿挺拔。沈俊穿着警服坐在对面,就好像热带海岸的阳光般明朗。

  沈俊没有骗他,他的确是一位刚刚从警校毕业的帅哥。当骗子遇见警察,无异自投罗网。

  他们的见面是这样的:身穿牢服的阿绿在沈俊的注视之下写完了所有的认罪材料。然后她又在沈俊的帮助之下,戴好了手铐;在沈俊的亲自护送之下,走入了阴冷的牢房。

  在牢房的大门被关上的那一瞬间,阿绿转身看到了沈俊尴尬的微笑。

  阿绿想起了沈俊第一次给他发的那张照片,她似乎感知到了海岸的风所带来的凉意与咸湿。遥远的国度上,有着她曾经一厢情愿的理想生活。

  她对他的爱慕与心意,就好像照片背景里的海市蜃楼一样,来不及向天空告别,转眼就沉入了欲望之海。

  结束“香港贵妇”的生活,她的心终于踏实了。

  编辑:知音读酷

  
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