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回页游 » 正文

口述:他们都说我是克夫命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03:43:08  
口述:他们都说我是克夫命  2009年05月27日20:47   彭城晚报

倾诉人:浮萍(化名),29岁,女,医务人员

在这个骤然变冷的午夜,《求佛》在耳畔一遍遍地流淌,想起白天采访浮萍的片断。是的,从浮萍秀丽的脸上我读不出故事的喜或悲,因为她始终是微笑着的。

“洪波,我知道你在天堂一定也不会不牵挂我。你会偷偷地、偷偷地注视着我。不是吗?我一直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让你宠,让你担心。可是现在我长大了。所以,我微笑,我要让你看见我的微笑……”泪流满面的浮萍脸上依然挂着微笑,那一种凄美让听惯感情纠葛的我泪水竟然遏止不住地流……一个多小时,我陪着浮萍在幸福和悲哀里轮回……在眼泪中终于明白,原来,面对伤痛,还有微笑这一种绝美的表情……

一切都太快,我还没来得及好好对他说声爱他,还没来得及戴上他将为我买的戒指,还没来得及再次成为他的新娘,还没来得及为他留下一点血脉,还没来得及……他就走了,扔下我。

四年多了,尽管时间流逝,我总走不出这种悲痛。无论是在百忙工作之中的瞬间,还是呆在冷冷清清的家里,或者一个人在马路上游荡,尤其是晚上躺在空空荡荡的大床上,一个人看电视时,洪波都会从我心底钻出来,在我眼前温存地笑着……

他就是我的童话

不知何时,喜欢上了童话。王子公主在藤蔓缠绕的城堡里相遇,永永远远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。童话故事的发展结局永远绚丽完美。我以为这就是世界的全部了。所以,尽管我只是灰姑娘,但我仍企盼自己的爱情能像童话般……

当我21岁从卫校毕业的时候,家人开始四处张罗相亲之事。姻缘天定吧,我的“王子”始终没有出现。不知不觉,3年过去了。

那天,洪波的照片还在介绍人手里的时候,我的心就没来由地跳。他的帅气、他的学历都让我心仪。我和他会有故事吗?

初次见面,沿着云龙湖东岸走到西岸,又从云龙湖西岸走回东岸,只有湖水静静地流动,风吹树叶的沙沙响,两个人的脚步声,洪波始终一言不发。心中羞涩的快乐就一点点消融殆尽——唉,人家是没看上我吧,连一句话都不屑说呢!真是太傲气了,怪不得这么好的条件还“剩下”了呢!

就在推车准备告别的时候,洪波蹦出一句话:“你对我印象怎么样?”我被逗笑了:“一句话都没有说,能有什么印象呢?”或许就是因为洪波的这一句话,笑声中我们开始了交谈。

大我4岁的洪波告诉我,他的家在农村,家里很贫穷,可好强的父母硬是把他和妹妹供成了大学生。他没钱买房子,又怕城里姑娘娇气,受不了罪,所以婚事一直拖着……洪波坦诚的话语让我对他的好感与时俱增。

洪波要走了我的电话。从此,耳边常会响起他殷殷的关怀;眼里,常撞进他温馨的话语。仿佛注定了洪波就是我的童话,没有一点点的插曲,双方父母就同意了我们的婚事。一年后,我成了洪波的新娘。

幸福快乐的日子

2001年4月30日,送走宾朋,和洪波呆在我们装潢的简简单单的家里,我幸福的眩晕啊。

“一杯白开水,一口干粮。只要爱人在我身旁,哪怕是荒漠,也会变成天堂”,更何况双方父母为我们竭力拼凑买下的还是个60多平方米的两室两厅呢!洪波看着我深情款款:“老婆,你受委屈了。都怪我没能力,还要你们家也出钱……”我用手轻轻地堵上洪波的嘴:“老公,夫妻不必分彼此。”我们幸福地相拥……

从此这个家就成了我最喜爱的地方。这个家里总是爱意融融。

洪波特爱我,宠我。我有时下班会很晚,洪波总会做好了饭菜,无论多晚都要等我回来共进晚餐。每天,走到楼下看见那温馨的灯光,我心里的幸福就会像那光晕,一圈一圈荡漾开来。偶尔我早下班,就去菜场买菜,回家择洗好,给洪波一个电话,等他回来当“大拿”——其实,我也不是不会做菜,可洪波他喜欢我“狼吞虎咽”他拿手好菜的样子啊,所以我就只好退居“二线”了。

洪波做饭时,我总会在他身边绕来绕去。可他就会笑着大手一挥:“去去去,别在这帮倒忙。去看你的动画片吧!省得回来又要和我抢。”我听话地去看电视,洪波还要探过头来:“老婆,我把水果放在……你拿了吃哦!”我就是这样被洪波宠着,爱着……特别是面对我偶尔的“小女人”,洪波总是报我以宽容。我真的庆幸找到了自己的“童话”……

而在闲暇的时候,偶尔,我和洪波会联络朋友去唱歌。洪波最喜欢听刘德华的歌,我则最喜欢唱《甜蜜蜜》。是啊,甜蜜蜜,我笑得甜蜜蜜,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……

一时冲动险成陌路

是不是应了“十事九难全”那句话,我不知道。总之,半年后,我们的幸福受到了冲击。洪波的工作岗位是个可有可无的闲缺,一个30岁的大学生竟然下岗了!

洪波心事重重。做生意吧,一是缺乏资金,二是过于腼腆;去南方打工吧,他舍不得我,我更放心不下他……愁云第一次笼罩了我们的家。

我就提议会开车的他跟我哥一起去跑长途,可洪波不同意,怕万一闹个红脸儿,以后这亲戚怎么做?最后我说,那好,跟朋友一起当“副驾”,等跑熟了路再想办法筹钱买车自己单干……不知怎么,很听我话的洪波头摇得像拨浪鼓。(后来想,是冥冥之中的注定吧!洪波一直很抵触我的提议)于是,争吵开始了。

那天,吵得特厉害,我竟然随手摔了一个杯子!洪波下意识地拽了我一把,被宠爱着的我以为他要动手打我,毫不留情地抱住他的胳膊狠狠地咬了一口!洪波被咬疼了,一拳打过来,竟然打在我的脸上!

眼眶黑了,眼睛好痛,什么恩爱夫妻,哪有永远的恩爱夫妻?洪波,爱我的洪波,居然打我!从小到大谁打过我啊!不行,我不能和打我的男人一起生活!

抛下两个字“离婚!”我摔门而去。头脑乱乱的我去法院起诉离婚。一个礼拜,我没有回那个曾经给了我那么多幸福温馨的家。而洪波肯定也是气疯了,竟然同意了!

走出法院的门,洪波说要送我去车站。一路无言,看着洪波,我的心酸酸的:难道真的就成陌路了吗?难道洪波都不再爱我了吗?车没有来,我踱来踱去。洪波突然抱住我:“老婆,对不起,我不该打你。我道歉。”趴在洪波的肩上,我哭了。

“跟我回家吧!我听你的话,老婆。”就这样,各揣着一本离婚证书的我们手牵着手回家了。十指相扣,我心里默默祈祷:就让我和洪波一起面对生活的种种考验,让我们永远相爱吧!

口述:他们都说我是克夫命(2)  2009年05月27日20:47   彭城晚报

爱充满聚少离多的日子

从此,我和洪波开始了“牛郎织女”的日子。尽管不能朝朝暮暮,但“距离产生美”,离别的日子我们有发不完的短信,相聚的日子我们更加如胶似漆。

无论到哪里,洪波总会给我买当地的风味小吃,然后打电话逗我这个“馋嘴猫”:“老婆,你喜欢吃……还是……还是……”其实只要他提到的东西原本早被他搜入囊中了。回来后,看着我风卷残云,洪波就会看着我笑。

每次短暂的相聚,我俩都会因为抢电视而闹得“鸡飞狗跳”——洪波喜欢看新闻,我则喜欢看动画片。我们就抢啊抢——其实屋里还有一台小电视,可我们就愿这样温馨幸福地抢。当然,最后的胜利总是属于我。洪波就在一旁陪我看动画,和我一起傻笑……那时,真是太幸福了,我连做梦都能笑醒过来。

一眨眼半年过去了。天渐渐地热起来。快要出车的时候,洪波突然对我说不想再跟别人跑长途了。想想“实习”的也可以了,但怕朋友说“临时撂挑子”,我就说:“洪波,再跑最后一次。我们就筹钱自己单干。”洪波有些不情愿,但还是答应了:“老婆,等我这次回来咱们就去复婚。我要给你买个戒指,第一次结婚时钱太紧张了,委屈了你……”

洪波紧紧地拥着我,一遍又一遍地吻我,不愿离开。我笑着撒娇:“别这样嘛,你很快就会回来的。跑完这最后一次咱就不再‘寄人篱下’了。我们贷款买车。我等你回来,好做你的新娘……”

带着我的爱,洪波匆匆地上路了。

那一个灰蒙蒙的天

2002年5月29日,天灰蒙蒙的。洪波已经走了近20天。我好想他啊!

忽然,电话刺耳地响起。朋友说:“洪波他,他出事了。”我心里就咯噔一下。但听到朋友平静的声音,我感觉不会出什么大事的,所以只是心急如焚。

可等到坐火车匆匆赶到的时候,我才知道洪波,洪波他已经没了!洪波被撞得面目全非,支离破碎!

我应该是很脆弱的啊,可我却出奇地冷静。打电话通知公婆,去殡仪馆为洪波做整容——洪波一直是那么英俊帅气的人,我要让他好好地离开……然后火化……

紧紧抱着洪波的骨灰,我一句话也不说。可我能感觉得到洪波的温度,仿佛他正把我拥在怀里。是的,我不孤单。

洪波入土的那一刻,我听到了自己心脏慢慢绽裂的声音。唉,有什么样的心痛,痛得转瞬间阴阳相隔;有什么样的悲伤,伤得再也见不到心爱的人的脸。直到那一刻,我的眼泪才如决堤的洪水倾泻而出……

滴水未进,我闩上门躺在婆婆的床上,旁边摆着我偷偷准备好的一瓶安眠药。我无数次地回忆我们最后在一起的时光。洪波的每一句话,每一个表情,每一朵笑,都还如此清晰地刻印在我的脑海中。洪波,洪波,等着我,一定不要喝那孟婆汤,我要追上你,做你生生世世的妻——我吞下了安眠药……

两记耳光打醒了我

昏昏沉沉中,听见了撞门声,婆婆的呼喊声……

当我再次睁开眼时,我看见了两张憔悴不堪的脸,脸上老泪纵横。婆婆毫不客气地扇了我两记耳光:“浮萍,你想我们都一起死吗?我就洪波这一个儿子,我心里好受吗?你这样做,你的父母会如何心伤呢?孩子,你还年轻,路还很长。洪波也一定不希望看到你这样……”

抱着婆婆,我失声痛哭:“妈,洪波走了,他不能给你们终老。可从今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亲生父母,我替洪波来尽孝道。”婆婆使劲地抱紧了我。

我一如既往地上班。每个月我会去婆婆家一次,婆婆待我视如己出。在婆婆家里,我仿佛能嗅到洪波的气息,我感觉洪波并没有走远,他一定在默默地看着我,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一年后的春节。

突然间我发现婆婆有些冷淡。间或,一些闲言碎语就往我耳朵里拥来:“都已经离婚了还献殷勤,肯定是图房子……这么年轻怎么能守得住,命那么硬,克死了男人……”我真的是悲痛欲绝,我好恨自己!难道真的是我克死了洪波?

再后来,婆婆让亲戚转告我不要再去看他们了,我的心意他们领了。我每去一次,他们就要想起洪波,伤心好多天都缓不过劲来。再说我这么年轻,他们希望我能有一个好的归宿……

恍然,我才发觉,自己真的是很幼稚。是啊,我怎么就没想到世俗的东西?我怎么就没考虑到公婆的感受?于是,抓紧把房子过户到公公名下,租了房子,搬出了那个家,只带走一张大床,一台电视机,一个电视机柜,和一张从洪波工作证上撕下的照片(婆婆怕我触景生情,也怕影响我日后的婚姻,执意不肯我带照片。我知道他们是为我着想,为我好)。

再也遇不见“童话”

4年,思念成了我生活的全部。我想,天若有情的话,我的洪波就不会那么匆忙地离开这个世界,我就不会在每个夜晚和黎明,这样揪心地思念他。唉,那种思念是如此地绝望和痛苦。

7月的一天,一同租房的小丽喊我去吃烧烤。到地方才知道她和3个男性朋友在一起。坐在对面的男人杨柳一直盯着我看,还故意没话找话。午夜,借酒浇愁的我已经有了几分醉意。男人们充当“护花使者”送我们回了住处。不料愣怔怔地,杨柳突然说了一句话:“你对我印象怎么样?”

刹那间,我仿佛被雷电击中,眼泪夺眶而出——多么熟悉的一幕,洪波,是你吗?是你不忍我孤独,把杨柳送来吗?

尽管对杨柳并无好感,但还是慢慢交往了起来。杨柳告诉我他老家在四川,离婚了,独身;杨柳告诉我他喜欢我;杨柳给我发温存的短信……慢慢,我发现已经有一点点能接受他了。可就在这时,杨柳提出了分手。

杨柳说他家很贫穷。他母亲背背篓上山时从山坡滑下,他没钱医治,是一个叫艳的女人帮了他,不过附带条件是让他做她的情人。尽管他不喜欢艳,那个大他好多且有着婚姻的女人,但实在无法还钱……

对杨柳有没有爱我不知道,反正我的智商并没有狂跌为零。我没有轻而易举地拿出自己的积蓄,我要进一步了解后再做抉择,所以和杨柳只是偶尔见面而已。

最后,艳也知道了我的存在,而那时我已经想帮助杨柳,想为他做些什么了——不过还没来得及告诉杨柳,他就彻底提出分手了。而最让我心痛的并不是这些,而是艳给我发的一条短信:“你以为你好吗?你好会把自己的老公克死吗?”

我恍然大悟:一个命硬的克死自己老公的女人,是注定再也遇不见“童话”了……我铁定了一个人过下去的心意……不过我毕竟幸福过,以后我也不会不快乐,我要让天堂里的洪波看见我快乐……

浮萍说,现在她最喜欢听《求佛》:有一种叫做撕心裂肺的汤/喝了它有神奇的力量/闭上眼看见天堂/那是藏着你笑的地方……我们还能不能再见面/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……

浮萍在讲述自己和洪波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时,脸上呈现出抑制不住的幸福光彩,满眼生辉,像极被爱情浸没的小女孩,让我仿佛看到了从前快乐幸福的她。这个结局悲伤、凄美的爱情故事令人郁结难开。特别是在21世纪,竟然还存在着“克夫”之说,未免有些怪诞。真心希望,浮萍能够早日找到自己的“童话”……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