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回页游 » 正文

蜜月还没有度完,我就已经压抑得喘不过气来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04:24:34  

  和靖宇恋爱后,安雯更觉自己找了一个好男人。这个男人从未有过非分的举动,每次约会,他都穿得很齐整,即使大夏天也是长裤。有一次在安雯的鼓动下,他们去野外游玩,因为要涉过一条小河,他才不得不卷起裤管,小腿健美而粗壮,很是感。可当安雯问他为何不穿短裤时,靖宇才羞涩地支吾著说,腿毛太旺了,很不雅观。安雯在心里狂喊,天啊,这个男人也太矜持了吧?恋爱中的男女难免会有激情难耐、擦枪走火的时候,可是他们连接吻的次数都屈指可数。两人的新婚之夜,是在靖宇老家的祖屋里。夜深人静,客人散了后,靖宇终于回到了房间。当安雯感受到他发烫的身体后,竟兴奋得有点发抖。

  图文无关

  然而,靖宇接下来的动作却让安雯吃惊不已,他拿来一块白布垫在了安雯的身下,并说:这是他们老家的风俗习惯,洞房花烛夜,都要在床上铺一条“贞操布”,方可行周公之礼。安雯的心顿时一凉,要知道在国外几年,早已有过“性经历”了,可是这种时候,安雯只能装作什么都不懂,如同嚼蜡的和靖宇完成了第一次的夫妻生活。完事后靖宇穿好睡衣,开灯抽出了那块白手帕,他什么也没说,但表情凝重而狐疑,其间还夹杂着隐约的失望。黑暗里,安雯默默地看着他,泪水忍不住流出来,她向往已久的良宵就这么结束了。蜜月还没有度完,安雯就已经压抑得喘不过气来。

  白天里,靖宇是个称职的好丈夫,到了夜晚,他就变得很没趣。他像个安装了系统程序的机器,按部就班、丝丝入扣。晚上10点,他看完新闻就去洗澡,然后,穿上背心、短裤,再套件睡袍才走进卧室。先将灯关掉,然后再认真地检查窗帘是否拉好。而且靖宇的规矩还特别多,做爱时间一定要在晚上,而且一定要在卧室的床上,一定要关灯。他从来没有浪漫的前戏和温柔的后戏,那些书里所说的飘入云端的高潮安雯更是从来没有体验过。有时候,安雯来了性趣,暧昧含糊地明示暗示,靖宇不是不知道,但他仍然是一板一眼,该干吗干吗,不到关灯上床是不会有任何动作的。最让人受不了的是,靖宇还不让安雯出声。蜜月的最后一个周末,两人出去赴宴回来,席间夫妻双方都喝了些红酒,那日心情甚好,又是新婚小夫妻,回家后难免缠绵一番。卧室的灯一关,靖宇就像头小狮子般地扑在了安雯身上。汗水在靖宇身上滴淌,安雯动情地叫出了声,可意想不到是,靖宇条件反射般瞬间捂住了安雯的嘴巴,安雯惊恐地看着他,靖宇却蹦出一句:“我不喜欢你叫!”安雯生气地在靖宇肩头狠狠咬了一口。安雯觉得自己真的一点都不了解靖宇。那个人人羡慕的好男人怎么到了床上就变了,没有热情,没有浪漫,只有简单地扑压、单调地进入,没有一句贴心的情话。

  图文无关

  终于有一天,安雯在黑暗中说出了自己的感受。她想换个主动的姿势,可以自己控制节奏,靖宇却不答应,他觉得在性爱里,女人就应该被男人征服,那种想掌握主动的女人就是荡妇。安雯彻底崩溃了,她没想到靖宇是这样一个“刻板”的男人。那么多年的国外教育,让安雯明白自己的真正需要,不是一段外表让人羡慕的婚姻,而是一个心灵和身体能够真正融合的伴侣。安雯想到以前在国外的时候一个好友给她的忠告:婚前试性的重要性,就在于检验双方性生活是否“合拍”,观念是否一致,如果不行就该“短痛”掉,要不漫漫婚姻长夜将荒芜一个女人的花样年华。

  大家说我是‘‘长痛’’还是‘‘短痛’’呢?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