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黑水虻养殖 » 正文

未祝福的婚姻 最终在绝望中结束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1 12:33:43  

  异乡遇到关心我的他

  初中毕业后我一直在家,因为家里穷供不起两个学生,只能让哥哥上学。1998年,新疆的姨妈说她那里需要打字员,于是我来到县城学习打字,我很珍惜这次学习的机会。毕业后,我跟姨妈到了新疆昌吉市,在一家传呼台做了传呼员,那时我认定这是我一生的职业,因为这对一个农村女孩来说,是份很不错的工作。我工作很努力,经常无条件地加班,晚上还跟着广播学习普通话,很快我就全面掌握了业务。但随着手机的普及,传呼业越来越萧条,我也就下岗了。这时,家乡又传来男友结婚的消息,这双重的打击,让我好绝望。

  后来,姨妈又帮我在乌鲁木齐找了份跟车送货的工作。这份工作很辛苦,每天清晨5点装货,搬运,然后去市里各个超市发货。送货车走高速公路费用高,我们就绕小路。新疆的冬天雾大雪厚,我的脸和手经常被冻得又红又肿,所以我们这些送货的姑娘比一般的女孩子吃苦更多。这年冬天,我和强相遇了,那时他在学校当保安,我每天都去学校的超市送货,就这样认识了。通过交谈,得知我们还是老乡,彼此感觉更近了。

  因为冬天雾又大路又滑,一次,我们的送货车在转弯的时候和一辆大货车相撞了。强知道后不让我再做这份工作了,还介绍我到一家酒店工作。我清楚地记得那是2001年的夏天,我因为血压低晕倒了,独自躺在宿舍里休息,强来看我,一会儿买药,一会儿买饭,看着他忙前忙后,我感动得哭了,在异乡我没有亲人,我渴望被人关心。这件事以后,我们的感情更近了。后来,在一次朋友过生日时,我们都喝多了,我俩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。第二天醒来时,我哭了,觉得自己不再是一个纯洁的女孩。看到我哭,强跪到我的面前:“我爱你,我要永远保护你。”

  面对这一切我只能接受

  我们家乡的处女观念很强,因为我的第一次给了强,所以这之后我只能认定强是我今生的唯一。后来,我俩同居了。他对我百般呵护,不论是下雨还是刮风,他都接送我,也许我太需要关爱了,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几个月后,我发现自己怀孕了,当时很害怕很担心,不知如何是好,强带我去私人医院做了引产手术。

  年底,我们回老家见了双方父母,但家里没有一个人赞成我俩的婚事。爸爸打我,骂我不争气,妈妈只是哭泣。趁爸爸看望上学的哥哥时,我跪在妈妈面前:“妈妈,我从小到大没有不听话的时候,这次你就答应我一回吧,我已经没有选择的权利了。”妈妈出于做女人的敏感,哭着答应了我。老公把省吃俭用存下的6000元钱当彩礼送来。在当地,彩礼至少要2万元的,家电和首饰另算,而我却连一张结婚照都没有。农村的攀比风相当严重,但我没有介意,我想只要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够了。

  婚后生活充满无奈

  结婚后,我俩又回到新疆打工,不久,我怀孕了。这时,老公在一家夜总会做部门经理。一次,我看到他背着一个小姐在马路上玩,我好伤心,但为了肚子里的孩子,我什么也没有说。年底,我们回婆婆家过年,尽管生活习惯差异很大,但我尽量让公婆满意,可婆婆执拗地认为,没花钱娶进门的媳妇没有好货,无论我怎样努力都不能让婆婆满意。老公的二嫂说婆婆就是这样的人,经常训斥人。为躲避婆婆,二哥不在家时,她就常住娘家。

  没办法,我也回娘家住了一阵子,但因为农村不能在娘家坐月子,快生产时,老公又把我接回婆家。母亲不放心,嘱咐我生孩子时一定要去医院。婆婆很会过日子,很少吃菜,我娘家虽然不富裕,但在吃上,妈妈从不让我们受委屈,何况我有孕在身。于是在婆婆眼里,我成了一个馋嘴的媳妇。

  我还有一个月就要临产时,老公却查出是乙肝病毒携带者。我担心得要命,生怕孩子被遗传。一天凌晨,我疼醒了,赶紧叫醒老公让他送我去医院,就在出门时,却被婆婆拦住了,她说她生了5个孩子从没进过医院,找个接生婆就行了。老公真的就没带我去医院,我哭着求老公送我去医院,直到我哭得都没力气了,老公也没送我去。那一刻我特别恨他,甚至想到了死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